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警察攻略》正文 第36章 血,腥!
    “啊!”

    尖利的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中,沈蓝发出一声惊叫,这是标准的丁瑶式的反应。

    可是她的反应很快,马斯洛感觉到轮椅突然拐了个方向,飞快地直朝右边停着的轿车撞了过去。

    就在他脸色惨白地回过头来的时候,沈蓝一个鱼跃,高高跳起,身体却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五度,就在旋转的同时,她已经拔出枪来。

    “砰砰——”

    两声枪响,车子的后挡风玻璃已经碎了,司机脑袋一歪趴在了方向盘上,轰——前挡风玻璃开裂成网,车子直接撞在了水泥柱子上。

    沈蓝拍拍身上的尘埃,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笑着走向马斯洛,马斯洛不由也对她抱以一笑,虽然脸色依然惨白。

    拐角,那辆起欧轿车里,一脸粗糙的汉子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他忍不住笑了,“好枪法。”

    可是话音未落,地下停车场里,猛然亮起了无数大灯,随着汽车的轰鸣,十几道雪亮的光柱如十几头饿狼的双眼瞬间被点亮了。

    “吱——”

    “吱——”

    ……

    容不得沈蓝多作思考,两头“饿狼”已是直朝她辗来。

    沈蓝快跑几步,猛地一冲扑向旁边的车辆,当她的身子刚刚落到前机盖上时,两辆车一前一后堪堪直擦过去。

    马斯洛的脸色更白了,这种场面,他从没有经历过,想象过,可是想象与现实隔着巨大的鸿沟。

    “吱——”

    两辆车同时发出尖利的刹车声,声音没有止歇,沈蓝对面一辆车却猛地发动起来,直朝她所匍匐的汽车撞了过来。

    就好象打游戏一样,地下停车场里,好象从地底下突然涌现出许多人来,个个一身西装,手举尖刀,直朝沈蓝与马斯洛逼了过来。

    沈蓝的心已经冰冻,沉到了谷底。

    “潮涌,快走。”她大声地嘶吼着。

    “砰——”

    轿车与轿车撞在一起,沈蓝一个侧翻已是跌落尘埃。

    无数的轿车的尖利声不断响起来,沈蓝躲过一把刺过来的尖刀,猛然抬腿一踢,那个年轻人就跌落在跑道上。

    车子从他的腿上一下压了过去。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整个地下停车场陷入死一般的静寂。

    沈蓝看看四周,她的手包甩出了老远,脚上的鞋子也掉了一只,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注视着周围象饿狼一样注视着她的车子,也看到了无数黑西服和闪亮的尖刀直朝马斯洛奔去。

    对面,对面的停车位上,两道雪亮的白柱照亮了她的全身,也照亮了她那张惊恐的变形了的脸。

    “吱——”

    车轮与地面交合发出刺耳的尖叫,那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

    子弹已经出膛,车子却仍是朝着她飞驰过来……

    “砰砰——”

    粗糙汉子却镇定地挥舞着手中的枪,射向一个个逼近的西装男,也射向飞驰朝沈蓝撞来的车子的车轮。

    轰——

    无数声惨叫之后,飞驰的轿车身后留下长长的血印,沈蓝这才从地面上爬起来。

    就在她不敢相信似地看着前面的车子,从车上走下一个人来,一个健壮的男人,戴着渔夫帽,手里拿着一样东西,用报纸包着的东西。

    他,一步一步走近,慢慢地解开了手里的报纸,雪亮的尖刀发出阵阵寒光…….

    啪——

    就在沈蓝举枪的同时,一个西装男从身后直扑过来,象蟒蛇一样紧紧地抱住了她。

    沈蓝的手枪却没有了射击的位置,前方的渔夫帽越走越近,刀子闪着的寒光是如此清晰。

    “邱潮涌开枪啊,开枪啊。”

    地下停车场里,沈蓝那嘶哑的嗓音不住在回荡。

    …………………………………………………..

    …………………………………………………..

    旧正,迎接人们的本应是美好与希望。

    金英淑匆匆走出家门,一行三辆车子慢慢驶出了院子,车子的速度陡然加快,高架桥上车流稀少,这个时间车流量并不大。

    “理事长,好象后面有一辆车总跟着我们。”司机看看后面的反光镜,那也是一辆黑色的朝代。

    金英淑头也不回,“快开,甩掉他。”

    朝代一下加大了油门,后面的车子的速度也提了起来,两辆车在狭窄的高架桥上狂奔起来。

    汪文治突然中风,这让金英淑很是吃惊,但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却是这个集团绕不开的魂。

    “再开快点。”

    她的车子的速度已经提到了一百八十迈,车子在高架桥上就如在山间的小道上蜿蜒,司机的脸上的汗都下来了。

    后面的车速度也很快,一点没有被落下,两辆车越来越近。

    “不去医院了,去集团,拐下高架桥去。”金英淑果断地命令道。

    朝代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堪堪地拐出了高架,平道上的车辆这时也多了起来,不需金英淑嘱咐,司机已经闯过红灯。

    朝代一路疾驰,拐进了江北区的地下隧道。

    车子打着双闪不断飞驰,司机看看后面的车子,已经落下一段距离,他心里一放松,可是油门没有放松,车子顺利地开出隧道。

    不好!

    司机还没有注意到,坐在后排的金英淑已经看到了前面,一辆斯泰尔大货车堪堪地迎面撞了过来,逆行!

    “小心。”

    可是晚了,司机猛打方向盘,车子好象一下失去了控制,砰地一声,撞在了前面立交桥的柱子上。

    立交桥安然无恙,金英淑只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一阵剧烈抖动,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

    ………………………………………….

    粗糙的汉子手里多了一支枪,还着消音器,他时刻注视着沈蓝,也注视着马斯洛。

    突然,马斯洛的手里也多了一支枪。

    砰砰砰砰——

    枪枪爆头,几乎所有的子弹都是从眉心射入。

    “好枪法。”粗糙的汉子一声赞叹,“可是,这不是潮涌的枪法。”他似乎无限悲伤起来。

    可是,他很快又抬起眼来,对面,无数黑衣人仍在从地底下冒出来,看不到尽头。

    可是马斯洛手里的手枪咔咔几声,却射不出子弹了,子弹没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