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叔,你命中缺我》正文 第597章 这礼物,我哥送的
    苏可可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心里隐隐松了口气,但随之而来的便是其他担忧。如

    果跟她偶遇的这个人,只是君南宇精分出的第二人格,那他什么时候出现,他又知不知道君南宇做的事情?如

    果是一体双魂,那这第二个灵魂是谁的,又为何在君南宇体内?按

    照这个人的性格,肯定不会容忍陌生魂体藏在他身体里,除非这是他默认的。什

    么情况下会默认?

    要么他跟这第二魂体有什么交易,要么这个魂体对他来说十分重要,他心甘情愿让这魂体寄宿在自己的体内。苏

    可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小脑袋这么灵光过,或许是这事儿涉及到叔,所以她的脑袋高速运转,将所有可能都考虑到了。此

    时的秦墨琛正投入地练习一个符阵,丝毫不能分心,苏可可没有打搅他,兀自回忆当初他说的君家人物关系。君

    南宇有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兄弟俩关系很好。

    后来这两人,一个年纪轻轻就病死了,一个被移出了君家族谱。死

    的那个就是君南宇的弟弟——君北宙。

    不过,这一切都还是苏可可自己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想在一个人死前,将其生魂取出并存放于自己体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强

    行取出尚不算难,可要让这生魂寄存在自己体内,且一待就待了十多年,没有任何排斥,这一点并不好办。

    帮助一个本该死的人用这种办法逃过死劫,这是与天夺命,哪能不受到一点儿天罚?五

    弊三缺中五弊都是轻的,极有可能折寿,或者半路出横祸而死,犯三缺中的命。

    可现在,这人哪有一点儿受到天罚的模样?每

    一种猜测都有可能,每一种猜测也都有不成立的地方。苏

    可可叹了一声,打算想办法一个一个慢慢排除。

    她内心极其希望是最后一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她是不是可以偷偷约这个君南宇见面,用天眼窥探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这个念头一出来,便跟扎了根一样,拔都拔不出来。

    苏可可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虚空看了很久,直到小脑袋瓜被人摁了一下。

    “想什么这么入神,叫你都没听见?”苏

    可可脑子里缠成一团麻的东西瞬间一散,仰头看他,“正在想一个极有挑战性的逻辑性问题,被叔一打断,思绪瞬间就断了。”“

    呵,这是怪我了?”苏

    可可嘿嘿一笑,立马转移话题,“叔刚才说了什么?我真没听见,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再说十遍都行,明天腊月二十八,公司放假,这意味着我该回去了。然后,你可以准备准备收拾行李,过年这些天我们都会住在老宅。”苏

    可可迟缓地哦了一声,发了会儿呆,足足一分钟之后,她才突然眨了下眼,然后噔噔噔地上楼了,像只受了惊吓跑走的小兔子。

    秦墨琛先是一顿,随即低笑出声,跟着上了楼。苏

    可可翻箱倒柜地开始找漂亮裙子,冬天也能穿裙子啊,穿裙子更好看。秦

    墨琛在一边给她做参谋,没有说什么都好看,而是一件一件认真地给出意见,比如这件比较俏皮,那一件比较稳重。

    她一边往外翻衣服,男人一边给她叠衣服。到

    最后,苏可可一个箱子都不够装。秦

    墨琛将自己的超大号箱子摆到她面前,乐道:“家里有我要穿的衣服,这个箱子可以借给你装,就算你每天换一件,我这箱子都能装得下。”于

    是,苏可可就不客气地霸占了大男友的行李箱。除

    了小内内这样的小衣服,外面穿的大衣和毛衣短裙短靴都塞进了这大箱子里。一

    天当然不够苏可可收拾东西用,第二天她继续收拾一些容易忘掉的小玩意儿,不过再忙她都没有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秦

    星也没忘,不仅这个记得清清楚楚,她四叔什么时候回家她也记得,一大早就拎着箱子过来了,脸上赤裸裸地写着四个字:我要蹭车。

    指望她爸妈或者她哥专程来接她?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作为被爸妈放养长大的秦星秦小妞连以前上学都是自己坐地铁,又怎么可能指望家里派专程来接人。不

    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说晚点儿回家的时候,母上大人没说什么,秦小妞的理由还特别充分:那小公寓租金反正都交了,不多住几天对不起她的压岁钱啊。

    对,作为一个从小到大自己存钱的“富三代”,秦星跟他哥一样,有一笔很肥的压岁钱资金,他哥将那笔资金用来买车了,而她的那一笔,她一直存着没动。

    平时的生活费是她妈比着给的,实在不充裕,但她还真就这么一路过来了。得

    知她想在外面租房子住的时候,她妈不太赞同,只给了一小笔资金,剩下的秦星只能用自己的压岁钱补齐。谁

    叫她家月月不好养呢,人家以前可是大门大户,哪能住一个拥挤的小屋子。

    秦星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吃着林婶准备的水果拼盘,看着苏可可忙上忙下。“

    可可,这种事儿应该让我四叔给你准备好,你看我这一箱子东西,都是月月帮我收拾的。”秦

    星的语气带着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炫耀。苏

    可可有些意外,“古代的男人,尤其是大户人家的老爷少爷,那都是衣来伸手的,从不自己宽衣,更别说干收拾衣服叠衣服这种活儿了,冷公子为你改了这么多呀?”秦

    星有些不好意思地哎呀一声,“哪有你想的那么好,他叠的衣服乱死了。”苏

    可可哦了一声,指着客厅立着的一大一小俩箱子,“两个箱子里都是我的东西,里面的衣服都是我选好后叔帮我叠好的,叔不愧是从过军的人,叠的衣服方方正正的,太整齐了,整齐得我都不敢碰。”

    秦星:……秦

    星叉了一块削好的苹果放嘴里,咬得咔嚓咔嚓响。苏

    可可还在继续道:“叔今天去公司发年终奖了,全都是现金,一沓一沓的钱堆在桌上,钱山钱海的,场面可壮观了。

    据说表现好的直接送一辆名车,我本来想一块去的,但是今天跟你约好了。”苏

    可可用一副“你看我一点儿都不重色轻友”的表情看她。

    秦星嘴角抽了抽,“是嘛,没能到现场看一看,那的确挺可惜。”苏

    可可小嘴儿立马一勾,“叔答应我,会把现场照片发给我。”秦

    星拿纸巾抹了抹嘴,转移话题道:“可可,这个点差不多了,我们跟嫚嫚视频吧。”“

    好啊好啊。”苏可可立马凑了过来。那

    边过了好一会才接通视频。视

    频里,罗嫚穿着一件与她气质十分不符合的款式老旧的藏蓝色棉大衣,正站在一个翻新过的小院子里。

    苏可可和秦星齐齐喷笑出声。

    罗嫚也跟着笑起来,“这衣服是难看了点儿,但真的很保暖。”

    “嫚嫚,你怎么站在院子里?”

    罗嫚:“房间里信号不好,所以出来了。”“

    那我们速战速决!”秦星顶了顶苏可可的胳膊,“预备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一

    曲生日歌唱完,视频那头的女孩眼眶泛红,“谢谢,唱得真好。”“

    嫚嫚,生日礼物收到了吗?”苏可可问。罗

    嫚点点头,脸上笑盈盈的,说话间嘴边全是热气,“那个小兔子吃萝卜的暖宝宝肯定是可可送的,毛绒绒的围巾和猫咪手套是大星送的,我都很喜欢,谢谢你们。”秦

    星突然哈哈笑出声,“那小猫咪的白色手套可不是我送的,是我哥送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