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正文 第八十七章 小别墅(3)
    浴池中水的温度似乎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下……不知结构的恒温设计,让浴室内弥漫的朦胧渐渐地浓郁起来。

    好像是走入了大雾之地,只是隐约地看见有两道贴合在了一起的身影,就在浴池的边缘……偶尔传来一些奇怪的呻吟声音,还有喘气的声音。

    “龙姐姐……我好感觉身体变得好奇怪……像上次一样……”

    有一种喝某种柠檬茶时候的感觉——吸了一口之后,就会忍不住下意识地接连地吸着下去,一直吸一直爽——神州的真龙这会儿就在这种状态。

    起初双手也只是打算报复性地略施小戒,然后就不知不觉没能停止下来……双手好像是不受控制般,秘技的使用越发的娴熟。

    根本停不下来,欲罢不能……

    欺负这只小蝶妖的感觉实在有些过于美妙了啊。

    “嗯……”小蝶妖已经趴在了浴池的边缘,浑身无力,小嘴微张口,“龙姐姐……”

    与此同时,她那纤细的背后,两片薄薄的七彩蝶翼,在水中,就像是花蕾般,含苞待放着……一点点地散着开来。

    龙夕若此时又为自己的停不下手来找到了别的理由,“哦?原来不一定等你自己进入发情期,也可以手动的啊?看来有必要好好地研究一下才行。”

    但这种奇特的粉末,即便是她稍微不注意也会着了道……当小蝶妖的蝶翼还在水中,没有绽放的时候,粉末就已经分泌,融入了水中……浴池中,泡着澡的神州真龙可谓是放松了全身的毛孔。

    一点点尚未完全溶解的粉末,此时正通过水的震荡,依附在了这位真龙的皮肤之上,一点点地渗入着——但这微量的元素,显然无法让真龙有所察觉。

    神州的真龙此时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这缓缓展开的彩色蝶翼上,下意识地双手动作也开始变得仔细起来,试图去开发更多的,能够让这花蕾能够绽放的禁区。

    一边观察着蝶翼的绽放程度,龙夕若冷不丁地双手从背后环过了小蝶妖的身体。

    越是敏感的地方在触碰之后,粉末的生成速度都会变快一些……这双蝶翼还没有彻底张开的程度,有些像是霜染过后的枫叶,显得无精打采。

    洛翩跹此时喘气的频率不知不觉快了一些,整个身体都躺在了真龙的怀中,对于这位龙姐姐在身上作恶的双手,又是羞愤又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渐渐意识开始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

    温水之下,她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大腿的内侧之间,似乎是难受的,所以不停地互相摩擦着,水池也因为搅动而生起了微澜,变得浑浊。

    “好…好了吗,龙姐姐……我……”她仰起头来,温热潮湿的浴室中,眼睫毛已经湿透,好像是挂着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小水晶板。

    连目光也布满了这里的潮水水汽。

    “还没够呢。”龙夕若低笑了声音,一边注意着蝶翼的变化,一边低头,嘴唇开始在小蝶妖的耳边徘徊着,“上次也未来记得观察清楚,这次要多观察一些情况……我开始对你这种奇特的变化有些兴趣了。真不知道那丫头到底给你喂了什么,把你变成这幅模样。”

    只是真龙的秘技,似乎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蝶翼虽然已经绽放,但并没有抵达极致。那种神奇的粉末虽说已经生成,但量远远没有上次小蝶妖自主进入发情期来得多……成色看起来也相当的糟糕。

    难道是因为刺激不够?

    龙夕若沉吟了片刻,便直接抓起小蝶妖那无力的手臂,低声说道:“接下来,你自己试一试……像我刚才的那种手法。”

    “不…不要……”

    仅剩下的理智让小蝶妖反抗着这种让她一听就心跳不知道为何骤然加速的提议……可手臂却一点儿力也使不出来,即使是口头上在反抗,可最终还是在神州真龙的引导下,开始下意识地抚摸起来自己的身体。

    久久未能彻底绽放的蝶翼,似乎因为这种刺激,而又张开了一丝。

    龙夕若注意着这蝶翼的变化,忽然有一种很多很多年前,还是生活在轩辕宫的时候,半夜起来,看着昙花绽放时候的感觉……龙夕若的双手忽然停了下来。

    “好像有谁闯进了我的结界!”

    神州真龙的目光,猛然间透出了一丝寒光,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从浴池中跃出……穿衣服太浪费时间,她伸手一抓就将一条浴巾抓入手中,直接裹在了身上。

    小蝶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十分难受地抖了抖背后的蝶翼,然后一点点粉末落入了浴池水中……她并没有在意,而是眼看此时龙夕若已经冲出了浴室,便也裹起毛巾,同时抓起了俩放在池边的衣服,急忙忙地扇着蝶翼飞了出去。

    ……

    ……

    走廊上,捧着花球的女仆小姐与洛老板并肩走着,来到了客厅的门前。

    洛老板想了想之后,便随手将身上的装束抹去,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倒不是在乎什么,只是在认识的人面前,保持着体面,也是礼貌的一种。

    基于这样的想法,洛老板在恢复了原来模样之后,便向女仆小姐轻声说道:“下次再想装扮、,就要用承诺卡了。”

    她怎么舍得就这样用去这样珍贵的东西,她说过是要一张张收集起来的。

    洛邱将客厅的门推开,被布置在这里的结界一下子就挡住了主仆二人——洛邱是没有那种擅自闯入的习惯的,但看见了结界内被捆绑着的法夫纳……另外还有特蕾莎之后,还是直接走入了结界当中。

    并没有破坏它,只是直接船头。

    虽然不知道为何黄金龙会被捆扎在这里,但想来是和在林中碰到的那位金发青年有所关联吧……另外就是神州的真龙了。

    “特蕾莎小姐,好像被吸过血。”女仆小姐却显然对旁边的特蕾莎要更加关心一些——当然,关心的程度是相对于黄金龙来说的。

    在这昏倒的两个家伙之间,出现了选择,女仆小姐毫不犹豫就放弃了黄金龙——仅此而已。

    “吸血。”洛邱想了想道:“应该是我们出去之后发生的事情?”

    “应该是的。”

    女仆小姐检查了一下特蕾莎脖子处的伤口之后道:“可能是中的某个吸血鬼的所为……但也不好现在就断定。或许是那位自称的吸血鬼先生也有可能。当然,龙小姐或许也能知道什么。”

    洛邱摆了摆手道:“打扰女性洗浴是很不礼貌的事情……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

    女仆小姐轻声道:“那我找个花瓶,把这些花插起来吧。”

    洛邱点了点头——在女仆小姐走开之后,便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触碰特蕾莎脖子上的伤口……但手指快要碰到的时候,还是收了回来。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随后摇摇头,感觉有些时候,已经成型了的习惯反而更加的可怕……洛老板顿时转身,向还没有走远的女仆小姐说道:“我们是应该准备一些茶水的,对吗。”

    “当然。”女仆小姐点了点头,便朝着厨房走去。

    ……

    一路急行,龙夕若闪身到了客厅门前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心血突然来潮,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让她有了一瞬间的犹豫。

    她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直接将客厅的门推开。

    客厅内,因为沙发都分别躺下了黄金龙与特蕾莎的关系,洛老板便索性站着,然后欣赏起来客厅当中的挂画。

    开门的并不是女仆小姐,而是身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神州真龙……的模样,还是很让洛老板惊讶的。

    龙夕若此时僵在了原地……愣是找不到出来可以做出的反应。

    “又见面了,龙小姐。”洛老板主动打了声招呼,“我本来是想不要打扰到你们的……不过看来,还是打扰到了。”

    “什么?”神州的真龙顿时一愣,才发现目前的情况有些不妙——这种见面的状态她倒是从来没有想过。

    等下,这奸商什么时候进门的——在浴室发生的东西岂不是?

    想到这种糟糕的可能性,神州的真龙就只感觉好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啊……没什么每次都会让这个奸商碰到自己最糟糕的一面。

    “不…别乱想!!”龙夕若微怒道:“偷窥狂!变/态!死奸商……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想…至少对这间房子来说,我应该是比较早来的。”洛邱莞尔一笑,“龙小姐好像对我的戒心还是很大……如果是因为上次的事情,那么我再一次向您道歉。”

    “道歉?”不说那件事情这位神州真龙还能够克制自己,一旦提起就只感觉耻度一下子冲了上来,她直接冷笑道:“打也打了……是道歉就能揭过去的吗?”

    “那么,算我欠你一个要求如何。”洛邱想了想道:“只要是不破坏交易原则前提下的要求,我会答应你的。当然,具体的要求,我也会斟酌就是。”

    龙夕若冷笑道:“是要根据上次苏子君那死丫头给你的价钱来衡量对吧……就知道你这奸商没有这么好心!”

    “如果龙小姐绝对这是很不好的回忆,我也可以替你抹去。”洛老板给出了折中的建议。

    “要抹也是你自己抹!”渐渐压不住怒气的神州真龙此时声音一下子提高了起来。

    洛老板却道:“这可能有些困难,因为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份很值得保留下来的回忆……我想,我今后都不会忘记龙小姐当时的样子,哭泣的女性其实很美……假如我真的忘记了,对我来说会变成一份遗憾。”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神州的真龙忽然感觉脑袋有些不好使起来,她扶着额头揉了揉,定了定神,“先不谈这件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的!”

    “因为接到了一份委托,所以进来了。”洛老板笑了笑道:“不过,委托的内容恕我不能告之。”

    “哼,我才没兴趣知道。”龙夕若冷哼了一声。

    “龙姐姐!!”

    这会儿,走廊的尽头,张开了蝶翼的小蝶妖匆忙地飞来……龙夕若扭头看了看,又看着客厅中的洛邱,又再打量着小蝶妖此时的模样……顺便还有自己的模样,便显得有些慌乱起来。

    “等下!别过来!!停下来!”

    “欸?”

    原本是可以停下来的——虽然拥有高级妖怪的妖力,但实际上还是妖界菜鸟的小蝶妖闻言,显示愣了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刹不住,直接撞向了龙夕若。

    神州的真龙见状,反应也是极快,一挥手,便直接停下了这只冒冒失失的蝶妖拍了下去……拍了下去。

    吁——!

    总算是没有让洛翩跹出现在那奸商的视线中,而是在走廊出停了下来。

    鬼知道让这奸商看见洛翩跹这色气满满的模样会不会兽性大发的……这奸商好像一直都对洛翩跹怀中很大的兴趣,

    总算是将洛翩跹停了下来了……感觉松了口气的神州真龙下意识地抹了把额头,却不料接连的动作太大,让过载身上的浴巾一下子松开,直接从胸口的位置滑落。

    她只感觉胸前突然一松,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在零点零几秒之间,浴巾已经完全退到了腹部的位置。

    时间感觉好像慢了下来,一切进入了慢的状态——其实是她的思维此时超速地运作着,所以一切都在眼前变得极为的缓慢。

    眼看着一点点脱落的浴巾,真龙先是微微地张开了口来,继而一股浑身凉意侵入她的全身,让她打了个冷颤,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住下落的毛巾,目光的余光则是极快地扫了一眼客厅内。

    那死奸商此时眨了眨眼睛……分明就是已经全部看见。

    不知道是羞还是噪的情绪如火山般地在心中爆发——就连她自己也预料不到下一个刹那自己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的瞬间,洛老板飞快地挥了挥手。

    最终,浴巾彻底落下,叠在了地上,而神州真龙的身上,也在这瞬间换上了一套黑白相间的……女仆的服饰。

    “哇!龙姐姐你穿这套衣服好好看哦!”跌坐在地上的小蝶妖抬起头来,看着便脱口而出。

    神州的真龙此时怔怔地看着身上的这套衣服,顿时满脸热气翻腾,但脸色却是铁青,“奸商……你到底要羞辱我多少次!!!!”

    见状,洛老板只好打了个响指,真龙那身上的黑白女仆服自动散去,随后换上了一套普通的着装……白衬衣配上牛仔裤的简单模样。

    “抱歉,太过匆忙的关系,第一反应就……”洛老板摇了摇头,“你放心,刚才的这段记忆,我倒是可以让自己忘记。”

    终于爆发的神州真龙此时怒吼了一声,浑身真龙之力鼓胀,庞大的力量顷刻间将门框与墙壁以及走廊压碎,她低着头,一步步走入客厅当中,一头长发乱舞,“说忘记就忘记……你这和白嫖了有什么分别!!当我是什么……奸商!有本事你再给我变一次小孩啊!!来啊!!!”

    眼前的神州真龙状态似乎有些古怪……看着她走到自己身前,爆发了真龙之力的拳头,一点儿也不犹豫地朝着自己的胸膛轰来……洛老板蹙了蹙。

    在她攻击到自己之前,他最终还是使用了力量……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低声道:“我认识的龙小姐,是很温柔的……舒服点了吗。”

    一丝粉红色的气雾从真龙的体表溢出……只是很淡很淡的一丝,并且瞬间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回过神来的龙夕若,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迎上这奸……洛邱清澈的目光,怔了怔,然后忽然用力一甩,甩开了洛老板的手掌。

    “刚才的话……当我没说。”龙夕若忽然变得目无表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只要你没事就好。”洛邱点了点头。

    “你刚才不是说,会答应我要求的?”她低着头,冷不丁就问道。

    洛邱正色道:“现在就要提出了吗。”

    龙夕若抬起了头来,直视着洛邱的双眼,张了张口,接着冷哼一声,“……你想得美!这个要求,等我想好了,一定让你亏出血来,你给我等着!”

    “那…就请手下留情吧。”洛老板含笑点了点头。

    “哼。”

    真龙此时轻哼了一声,便大步走出客厅,将走廊上探头出来看着的小蝶妖一把扯了起来。

    “龙姐姐,我们去什么地方,我还没有和老板打招呼哦!”

    “换衣服!没说不让你打招呼!”龙夕若嘀咕着道:“你就这样想让他把你看光吗?!”

    小蝶妖想了想道:“可是……我一开始破茧的时候,老板就看过了啊。”

    “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禽兽啊……”真龙的脸上不禁青根浮现……看让她马上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嘀咕着,她们找了间空着的房间就走了进去,更换衣服。

    ……

    ……

    当女仆小姐捧着茶盘回来的时候,洛老板却静静地站着,看着自己的手掌,一动不动的样子。

    “主人,刚才……主人”

    洛邱依然看着自己的手掌,却缓缓说道:“优夜,我输了……我还是没有忍住。”

    只见洛邱缓缓提起自己的手掌,随后抓在了自己的脸上,目光隐约地变得混乱,“我啊……当看到她的时候,真是有种想要马上把这个璀璨的灵魂拿到手的冲动了啊……”

    瓷器落地,破碎的声音骤然响起。

    一股轻柔的冲撞力,此时直接撞入了洛邱的怀中,只见女仆小姐此时已经楼主了洛邱的的身体。

    “请不要……变成上一任的样子好吗,主人。”

    她抬起头来,前所未有的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闻言,洛邱抓紧自己连接的手指松开了一丝……他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才缓缓地吁了口气。

    “看来,是我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洛邱又恢复了平静,“让你担心了……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她首次地没有了从前的自信。

    “只要,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洛邱低下了头去,吻住了她。

    ……

    ……

    房间内,已经换上了原来衣服的龙夕若,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这也算是一份很值得保留下来的回忆。

    ——我想,我今后都不会忘记龙小姐当时的样子,

    ——假如我真的忘记了,对我来说会变成一份遗憾。

    啪——!

    神州的真龙双手用力地拍在了自己的脸上……这个动作让正背着手穿戴着内衣的小蝶妖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才扣好的卡口一下子就崩开了。

    “龙姐姐?”

    “有蚊子!”龙夕若淡然说道,随后转过身来,“怎么,我看起来有这么容易发脾气吗?”

    不是才发脾气了嘛……小蝶妖抿着嘴不说话。

    龙夕若叹了口气,随后来到了洛翩跹的身后,“我来帮你吧。”

    “欸嘿嘿……”洛翩跹吐了吐舌头,随后忽然道:“龙姐姐,你真的在讨厌老板嘛……为什么每次和老板见面,都要吵架哦?”

    龙夕若张了张口,沉吟道:“大概,是因为害怕吧。”

    “害怕?”洛翩跹愕然道:“可是老板的人很好,一点也不可怕啊?”

    “就是这样,才最可怕的。”

    神州的真龙叹了口气,“就连我,有些时候也会害怕自己……我会害怕自己,是否会有一天突然失控。神州的真龙失控了,试问神州之内谁能够制止得了?更何况是那个家伙……如果他失控了,你能想象,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老板他……他一定不会的!”内衣还没有穿好,小蝶妖便猛然转过身来,“一定不会的!!”

    看着这孩子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摇了摇头,“你胸大,你说得都对,行了吧……能不能把衣服穿上了再说话啊?”

    “哦……”洛翩跹小嘴嘟长了起来,应了声。

    龙夕若摇摇头,心想着如果能够这样简单那就最好不过了……她伸手去继续将洛翩跹的内衣背带扣子扣上。

    神州真龙此时忽然道:“我说怎么这么难扣上呢!!你这丫头尺寸原来又长了!明天不许喝牛奶!”

    “Σ(っ°Д°;)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