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继承两万亿》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他说,他姓白
    莱茵团队被白小升给安置的妥妥当当,地方是白小升自己的,研究经费他们也不缺,也不受任何人管辖,根本就是相当于“埋头在家里,自由自在一心搞研发”,这怎么还能遇到麻烦?

    难道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这究竟怎么回事?”白小升向林薇薇问道,“那边出了什么事,莱茵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

    看林薇薇的反应,这件事似乎还不小。

    既然如此,莱茵也有白小升的号码,完全可以直接联系他。

    这又不是日常杂务,为什么让格蕾丝给林薇薇打电话?

    雷迎心中也有类似的疑问,也看向林薇薇。

    “格蕾丝说哈鲁市府医药管理局和安全部门派人带走了莱茵,还封了他们的实验室,说他们涉嫌非法研发不确定安全药物,要进行调查。具体的还不清楚,格蕾丝他们还在市府那边抗议。”林薇薇道。

    白小升、雷迎愕然相视一眼。

    “莱茵他们的研发不早立项吗,在哈鲁医学院还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研究,哈鲁市府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现在突然调查,还直接带走了人,甚至封存了实验室?”白小升皱眉喃喃道。

    “不清楚,格蕾丝没来得及说,电话那边也很噪杂,他们似乎正向相.关.部.门抗议。小升哥,我们要过去看看吗!”林薇薇忍不住急切道。

    她听出来了,格蕾丝的声音很焦急,事态不太妙。

    白小升略一思索,点点头,跟林薇薇、雷迎二人道,“那这样,你们俩在这里等待商团,按着咱们商量过的那些内容,让商团那帮人先草拟合作内容。我去借用索恩斯的私人飞机,飞过去看看!”

    雷迎闻言点点头。

    “小升哥,你一个人去?要不然我们俩留下一个,也够了。另一个跟你过去?”林薇薇忍不住道。

    白小升摇头,“这件事又不是去的人多就好解决,我一个人够了。跟罗家合作是大事,这边,不容有失!你们俩都在,我才放心。”

    白小升如此一说,林薇薇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随后,白小升电话联系了索恩斯,说要借用一下他的私人飞机。

    索恩斯在电话里称,他本人虽然不在伦顿市,但他的私人飞机却恰好在这边。

    索恩斯爽快答应了白小升的要求,甚至没多问白小升为什么去哈鲁,只说一个小时后,就能出发。

    白小升也是急着过去看看莱茵那边什么状况,就跟索恩斯约定了一个小时后乘机。

    挂掉电话,白小升回房间收拾行装,林薇薇也一道帮忙。雷迎则去整理他们讨论出来的东西,等商团一到,好可以立即开展工作。

    白小升收拾好东西之后,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找上门来,正是索恩斯的一位助理,他是开车来接白小升的。

    接下来的事,就乏善可陈了,白小升去了机场,顺利搭乘索恩斯私人飞机,直飞哈鲁市。

    在飞机上,他顺便吃了一顿还算丰盛的午饭。

    等到了哈鲁市,白小升出了机场才发现,格蕾丝已经等在外面,见到他先远远的招手示意,又匆匆迎上来。

    “你可算是来了!薇薇说你差不多这时候到,我就来接你,左等右等都不见你来,我都要给她打电话核实了!”格蕾丝忍不住道,神情有几分安慰。

    “走吧。”白小升对她一笑,“路上跟我说说,这究竟怎么回事!”

    几分钟后。格蕾丝开车,白小升坐副驾驶,一路赶回他们那栋楼。

    那里只是实验室被封而已,其他地方可以正常使用。

    路上,格蕾丝把他知道的情况,向白小升说了。

    “在接你之前,我们千方百计打听了才知道,是那个贝曼先生搞的鬼!就是他举报的我们!”格蕾丝气呼呼道。

    贝曼?白小升想起来。马天擎当时就在贝曼庄园,也是把林薇薇、格蕾丝抓去了那里,他跟雷迎在贝曼庄园撂翻了一地人,他更是把马天擎打成了猪头。

    后来,马天擎不声不响走了,那位贝曼先生也毫无动作。

    “我还以为这件事过去了呢,没想到这位贝曼先生是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啊!”白小升忍不住冷哼道。

    “贝曼作为本市议员,太平绅士,他发声,市府两个部门不可能不郑重对待。”格蕾丝忍不住道。

    随后,她还有点气愤,“还有,我觉得今天那些部门管理人员,态度很讨厌,对我们也很敷衍不说,还告诉我们什么会调查清楚,不过要进行细致调查,用时个把月、几个月都正常,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效率低下至极,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简直可恶!莱茵老大还被扣押,又要对我们这边实验室封存那么久,那我们的实验,不全毁了吗!”

    白小升脸色微沉。

    格蕾丝还真以为是那些部门工作效率低下?

    怕是贝曼跟他们打好了招呼,让他们拖着耗着!

    当初,自己就听说贝曼在本市市长竞逐中极占优势,可能是下届哈鲁市.长。

    面对未来可能成为市.长的人,那两个部门负责人怎么会不“听话”!

    不过,在“三权分立”的体系下,市府会下设监督部门独立存在,他们不可能都顺从那位贝曼先生的面子。

    “你们没有向相关的监督部门申诉吗?”白小升问道。

    “有,我们今天就去申诉过。”格蕾丝说着,神情有些郁闷,“但是医药管理局跟市安全部门,展示了对我们不利的证据,直接堵住了监督部门的嘴。”

    “什么不利证据?”白小升惊奇问道。

    格蕾丝脸色很有点难看,“那俩个部门以我们私自研发生物药物,对社会存在可能性.威胁为主要缘由,对我们采取强制措施。”

    “我们这个研究当初立项是洛根副院长负责的,但是他没有走完正式的流程,你是知道的,他一直想对我们成果据为己有,那样的可操作空间最高。出事后,洛根是根本不可能帮我们说话的,我们唯有得到校方的承认,承认校方工作存在失误,承认我们是正规科研项目,方才能反驳指控。”

    格蕾丝说的有点咬牙切齿,“但是校方拒不承认!并且说我们曾不当使用校方资源,进行未经许可研究,更涉嫌侵权洛根副院长的研究内容!真是气死我了!”

    格蕾丝愤愤之下,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都泛起青筋。

    原来,是这种不利指控!

    白小升明白了,哈鲁医学院既是顾忌自己的声名,背后又是马天擎这个新晋大校董,所以做了不利证词,那两个部门以此为据,堵住了监督部门的嘴巴,顺利展开对莱茵团队的指控、调查。

    真是打了一手好牌!白小升不由得点头。

    还有,这整件事的起因,是那个贝曼先生对他们这边擅闯庄园的报复行动,还是说受到马天擎的指示?

    白小升现在觉得,是两者兼有。

    那个贝曼先生身兼大商人、议员、太平绅士等诸多身份,怎么可能被欺负上门都没有火气。

    那个马天擎虽然悄无声息撤了,怕也撺掇过贝曼,拿贝曼当抢使!

    “不过,你们敢找我麻烦,就别怪我不客气!”白小升眼神一沉。

    就算这里是异国他乡,就算他面对的是贝曼这种地头蛇,他也依旧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在东方除了“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还有一句话——猛龙过江!

    “格蕾丝,我们不回驻地,直接去市府!”白小升发话道。

    格蕾丝忍不住看看他,“你不把东西放下,先歇一歇?”

    在她看来,这边的事很麻烦,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甚至他们研究团队的几个人商量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想着等白小升一来,再跟他商量商量,毕竟要论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他们这些研究人员加起来怕是都不及白小升一根小指头。

    所以,他们那几个团队中人,都在家里等着呢。

    “我去见一见莱茵。”白小升平静道,“顺便,把他接回来!”

    白小升的话让格蕾丝差点踩错了油门,格蕾丝吃惊看着白小升。

    今早莱茵才被带走,连监督部门出面都无果,这下午,白小升一到,就说把人给带回去?

    换个人这么说,简直毫无理性,毫不科学。

    格蕾丝别说相信,说不定还会白他一眼,表示鄙视。

    但说这话的是白小升,格蕾丝忍不住信了。

    毕竟,白小升当初就很可不思议地帮了他们。

    “好,我们现在就去市府!”格蕾丝说着,打转方向盘。

    待车辆平稳行驶,她才忍不住看向白小升,忍不住问道,“小升,你说的都是真的吧!”

    白小升看向格蕾丝,笑了笑,一字一句告诉她,“我从不说大话!”

    哈鲁市府安全部门,一间审讯室里。

    莱茵无比不满看着面前两个询问人员,方才他们的问话,简直是把他当成一个罪犯对待。

    “我是科研人员,我的研究内容在哈鲁医学院展开了几年,是合法的安全的,你们可以去调查,就算他们不承认,你们也可以从其他人那里得知。”莱茵大声道。

    一个微胖的白人调查员冷漠看着他,懒洋洋道,“你嚷什么嚷,我们需要你教我们怎么做事?你还是交代你自己的问题吧!”

    这语气根本就是把莱茵当犯人!

    “我的问题?我没有任何问题!你们从一开始就是无端的指控!”莱茵怒道。

    “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你这个混蛋!”白人调查员身边,他那一个脸颊瘦削的同事不耐烦道,甚至还凶巴巴补充一句,“必要的时候,我们也能给你好看!”

    “那来呀!”莱茵怒道。

    正说着,审讯室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

    莱茵看过去,眼眸一缩,他认得他们。

    那个是身着穿制服人,矮胖,双眼精明无比,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正是这部门的一把手亨利。

    还有一个略瘦弱,带着金丝眼镜,不苟言笑,是医药管理局的一把手吉安。

    最后一个,则是穿着西装拄着手杖的贝曼。

    那两位调查人员眼看是这三位齐至,不敢怠慢,赶忙赔笑起身,跟三人打招呼。

    “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儿啦,你们出去吧。”亨利笑眯眯,很客气对手下道,声音里还有几分阴柔之气。

    那俩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边赔笑点头,一边匆匆离去。

    要知道,他们这个老大虽然看起来好脾气,还总是笑笑的,但实际上可说是一个笑面虎,而且对下属要求严苛,说让他们出去,那慢了一秒说不定都会有麻烦。

    带着金丝眼镜的吉安,随手把门推上。

    亨利则对身边的贝曼先生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贝曼点点头,半笑不笑走过去。

    “亨利先生!吉安先生!贝曼先生!你们,究竟想怎么样!”莱茵忍不住皱眉,扬声道。

    一日之内,他跟亨利、吉安见过不下三次。贝曼虽然初次露面,但是经由林薇薇、格蕾丝被抓一事,他对贝曼也不陌生。

    贝曼不慌不忙,也不客气,径直走到莱茵对面,坐了下来。

    亨利、吉安则在稍远的地方等着。

    “你认识我吗。”贝曼似笑非笑看着莱茵。

    “原来不认识,但是承蒙对我朋友的款待,我怎么会不认识贝曼先生!”莱茵嘲弄道,“还有这次,多亏了你,贝曼先生!我才能在这儿!”

    贝曼呵呵笑起,身子往椅背依靠,悠悠道,“那就好,那就好!免得我废了这么大工夫,送你进来,你还不知道是我做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我多不开心啊!你们大闹我庄园,我总得给你们一点回报!”

    贝曼居然当众说了这番话。莱茵顿时指着他,看向亨利、吉安俩人叫道,“你们二位听见他说的了,这都是他的阴谋!我是无辜的,我们的研究项目是无辜的!”

    亨利、吉安笑着相视一眼,理都不理莱茵的话茬,居然随口聊起了其他。

    莱茵神情惊怒。

    他不傻,虽然一早看出俩人可能站位不正,但如此明目张胆,简直就是跟贝曼沆瀣一气,着实是嚣张。

    “你看看,瞎嚷什么。你们这些搞研究的,脑子就是天真。我跟他们一道来,你居然要向他们揭发我,他们可都是我当选市长后,本市的中流砥柱!”贝曼笑呵呵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道。

    亨利、吉安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着看了这边一眼。

    莱茵脸色阴沉无比。

    “其实,你们团队要是早跟马先生合作,何至于搞到现在这步田地!人陷入麻烦,实验还要半途而废!”

    贝曼一脸遗憾,似乎很是为莱茵他们惋惜。

    “可惜啊,你们这些医药研发人员该知道,这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你们现在就算是再想合作,怕是没有机会了。而我,会把你们的研究全部扼杀在摇篮!”贝曼说话间,凑近一些,压低声音一脸狰狞对莱茵道,“敢在我庄园闹事,敢在我庄园打人,打的还是我最尊贵的合作伙伴,你们太猖狂了!我不收拾你们收拾谁!”

    这就是贝曼一次报复行动,当然,也有马天擎的一些授意。

    事情若是办成了,马天擎那边也会有莫大的感谢。

    “哈鲁市,就是让你这些资本蠹虫搞坏的!”莱茵怒视贝曼。

    “资本面前,蠹虫也是王。不像你们,连个虫都不是。”贝曼笑呵呵道。

    莱茵气得不想说话。

    “我不知道马先生为什么急着回国,也不知道他怎么没搞到那个姓白的地址,不然我可以一并收拾。要是那姓白的,敢让我发现行踪,我非要让你们好好作伴!让你们知道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人是不好惹的,是不能惹的,惹了,就会有大麻烦!”贝曼得意洋洋道。

    莱茵冷冷盯着贝曼先生,忽然笑了。

    “你相见他吗,那位白先生?你会达成所愿的,只不过你可别后悔!”

    听莱茵这么说,贝曼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大笑起来。

    在哈鲁市,他这一亩三分地,一个外人能让他后悔?

    贝曼尚未嘲讽,审讯室的门便被敲响,随后一名警卫探头进来,恭敬看着三位大人物回禀道,“三位先生,有人来探视这个莱茵。”

    “什么人?”亨利随口问道。

    那名警卫一句话的回复,却一下子让屋里四个人齐刷刷看向他。

    “他说,他姓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