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哎呦!天生王妃命》正文 174 神医也嫌弃了
    “雪儿,你感觉怎么样啊?”

    杜幕生轻声询问自己的女儿,虽然神医刚才说是因为饿了的原因,但是雪儿脸色特别差,他还是担心呐。

    “爹爹,雪儿没事,是然哥哥心疼雪儿,这才叨扰了神医,我没事。”

    杜雪儿虚弱地说完,还害羞地看了一眼君皓然,就这一眼可把顾念念气坏了,明摆着就是绿茶婊,白莲花的款式,还然哥哥心疼雪儿,呸,呸呸呸呸...

    “爹爹,我真的没事。”

    “唉,为何宁愿饿肚子也不吃饭呢?雪儿,你开始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以后切忌不可如此行事,你这般践踏自己的身体,若是让你母亲知道,不得伤心难过啊。”

    “爹爹,我...”

    雪儿听了杜幕生的话,委屈的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这一幕吧,要多煽情有多煽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不过在顾念念看来,好作,好恶心。

    同样感觉到恶心的还有神医,坐在桌前继续享用美食的神医,实在忍无可忍了,打扰他进食不说,还在他这个疲惫不堪的人面前演戏,他可是要吃完就睡的,怎么霸占着他老人家的床就不让了?

    “我说,别再父女情深了,你们谁把她给我抱出去吧,没有什么大碍就不要赖在我床上了,好歹我是堂堂的神医,被别人知道一个二八年华的女人睡哇床上是怎么回事啊?快快快,搬走,搬走。”

    神医直接用搬这个词了,睡在床上的雪儿气的浑身发抖,她可是绝尘峰的人,武林之中,多少人要给她面子,这个臭老头,可恨。

    “然哥哥,既然神医都嫌弃我了,不如。”

    雪儿直接跳过杜幕生看向远处的君皓然,是他抱着自己过来的,理应是他抱着她回雪然居,雪儿有心给顾念念添堵,神情显露着万般疲惫。

    顾念念的眼神恨不得刺穿雪儿这张伪装的脸孔,绿茶婊。

    这下屋子里的人都看向君皓然,他可是被点名的,如此突出,如此意义非凡。

    “念儿,你怎么了?”

    君皓然在万般无奈之下将顾念念放倒,抱着顾念念的身子,担忧地:“念儿,可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回去静养可好?”

    来的太突然,顾念念满脑子写着懵,她没有这么样啊,就是觉得腿部突然一软,根本没有怎么样就倒在君皓然的怀里了。

    没有意会到君皓然的意思,顾念念呆呆地说道:“君皓然,我没、没事啊,我怎么了吗?”

    “还说没事呢,就知道犟,不舒服要告诉饿,是不是小日子快来了,身子发软啊?这可是大事,我们回无然居吧。”

    君皓然边说边抱着顾念念逃着往外走去,他可不想再抱雪儿了,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雪儿好像变了,她看他的眼神很是奇怪,像是害羞,又好像是依赖,这种感觉只会让他别扭。

    所以逃离雪儿是第一步,君皓然抱着顾念念就跑,神医拿着鸡腿就紧追其后,嘴里还嚼着鸡肉,嘴上嚷嚷着:“坏丫头怎么了?我可是神医,让我看看脉象啊,我可是神医,我给瞧瞧。”

    子墨自始至终都站着看戏,看的君皓然都抱着顾念念走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神医从他身边经过才清醒了。

    “哎,神医,您老人家慢点,哇扶着你。”

    又一个跑了出去,姜生跟楚子轩才到客厅不久,杜幕生与雪儿的视线落到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楚子轩灵机一动,哀嚎起来:“姜生,快扶推我回去,我的腿神医说了不能受凉,快带我回去,还有神医留下来的药必须得吃了。”

    “哦哦哦,属下这就推你回去。”

    榆木脑袋的姜生对楚子轩的话唯命是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怀疑,这神医什么时候留下药丸了?连渣渣都没有留下,哪里来的药。

    热闹的侧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杜幕生父女两人,尴尬死了,没有一个人愿意抱雪儿回雪然居。

    杜雪儿的脸色跟调色板一样的精彩,可惜顾念念没有看到,否则恨不得手里有手机将她拍下来好好欣赏。

    杜幕生心里暗骂着两个不争气的徒弟,这够难堪的,等他待会见了他们,保证骂个够。

    为今之计,先把雪儿送回去,正如神医所言赖在这里有何用。

    看着面色苍白的雪儿,杜幕生动容道:“雪儿,爹爹抱你回去可好?”

    杜雪儿的指甲直直地掐在手心里,屈辱感像是海浪一样,一浪接着一浪地袭击着自己,从不停歇。

    这份屈辱她记住了,归根结底是顾念念的错,如果不是顾念念的出现,她的然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体贴她,顺从她,疼她。

    她的楚子轩不会彻彻底底,毫不顾及他们是同门兄弟妹的关系,忽视她,否定她。

    也不会让一直对她尊敬的子墨等人一点儿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所以,都是顾念念的错。

    扭曲的人,扭曲的心态,扭曲的心理,扭曲的所有。

    “爹爹,辛苦你了。”

    雪儿伸出双臂等着杜幕生来抱她,脸上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借以夺取杜幕生的护犊之情,

    皮下,乃至全身的细胞都在想办法,想主意,只要让顾念念这样的女人难受,她做什么都可以。

    疯狂的执念,疯狂的女人,疯狂的阴暗。

    杜幕生抱着雪儿一步一个脚印地往雪然居的方向去,雪儿低着头,不敢让旁人看了笑话,特别是那群捂住嘴不说话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哪怕她心里明白自己的屈辱不是因为这些人,但是导致这些下人来笑话她的顾念念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爹爹,女儿是不是特别没用?”

    进入雪然居,雪儿便抬起了脑袋来,眼神空旷着,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说着地话也像局外人一样。

    一路上的流言蜚语,她听了气都顺了过来,直到雪然居才是她的保护伞,她的收容所。

    “没有,我的雪儿是我最珍贵地掌上明珠,怎么会没用呢,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就回山上去,好不好?住在你师兄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况且他都有了妻子,不合适。”

    “我?我好吗?如果我真的好,为什么他们个个都不爱我,而且对我熟视无睹。”

    杜幕生忧心忡忡地看着雪儿,他也感受到了雪儿的不一样,说不上来,只当她现在心情不好,失去了礼数。

    “好了,别去想不心的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