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鹿轩辕》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屠杀
    赵颖去小解的这条路,相较于平日里来讲,走的很是漫长。

    通常情况下,只要深入一处灌木丛,方便一下即可,此次赵颖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在就近的灌木丛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说是这里刚刚打过架,风水不好,她害怕。

    “我说赵颖,你还这么迷信呢,风水不好的地方多了去了,你上个厕所还得选块风水宝地啊。”与平日里的揶揄不同,此次苏沫说的话已经带上了轻微的讽刺意味。

    赵颖听的心里一咯噔,她总觉得刚才苏沫看着她的目光好像能看穿她的心似的。

    她赶紧将目光避了开去,脸颊羞红,嗫嚅道:“我也只是在这一方面有所讲究,其他时候,并不会这样。”

    “行行,只要你能憋得住,我们倒不介意多走几步路。”

    赵颖的眼底深处氤氲上一片阴狠之色,不过这神色被掩藏的很好,神情也只是一瞬间,并不易被察觉。

    赫连梨若的心里冷笑一声,这个赵颖,倒是自作聪明的很,以为所有人都会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似的,也太自以为是了。

    跟着赵颖又稍微走远了一些,这个位置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刚好是在一个郎浩中队伍完全看不到的地带,而且这个地方的距离,赫连梨若觉得,就算是她扯开喉咙喊救命,也不会有人能听到。

    确实是一个好地方,她的心里不禁想到一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唇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

    赵颖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抹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寒凉,赫连梨若的目光通透的就像一颗琉璃球一般,里面清澈的可以倒映着赵颖略微慌乱的神情。

    旋即,赵颖心里冷哼一声:真见鬼,一个武者九段的人,有什么好怕的,再说……哼!

    “梨若、苏沫,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说着,一头钻入灌木丛中。

    灌木丛中传来窸窸窣窣一阵小巧的声响,然后赵颖是没出来,却有三十多位武师高手和一位武尊高手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

    这些人并未掩饰自己的身份,一身藏青色的衣服,胸口处绣着一个炼丹炉,是丹宗之人。

    赫连梨若和丹宗的人,还真可谓是冤家路窄。

    也许在这些丹宗之人眼里,击杀赫连梨若和苏沫就是不费吹灰之力之力的事情,实在没有什么掩藏身份的必要。

    三十多位武师,在出现的刹那,只听一人抬手一挥,道:“上。”

    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三十多位武师就直接向着赫连梨若和苏沫两人攻击过来。

    刚才说话那人,看起来应该是这些武师的领头人,修为是武尊二段,如果放在势力中,也是一股中坚力量。

    他没有动,只是看着自己的手下和赫连梨若和苏沫战斗,嘴角上挂着不屑之意,这种战斗,分分钟就能完事,一个武者九段,一个武师六段,这样的战斗,实在是没什么激情,如果两人中有一位到达武尊的,他可能还考虑玩一玩。

    毫无悬念的战斗,让这位武尊二者看下去的心情都没有了,斜靠在旁边的一颗歪脖树上看风景。

    看着看着风景,怎么好像不对?

    武尊二段的这位修士正襟危坐起来,这尼玛什么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好吧?

    只见冲入人群中的三十多位武师,连赫连梨若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过,赫连梨若的身形飘渺,辗转腾挪之间就将三十多位武师带着团团转。

    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她见缝插针的本事也不错,每次出手,必有一人丧命。

    苏沫则是将手中的长鞭挽出一个个鞭花,将所有武师中的高阶武师吸引过去,然后暴虐。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三十多位武师高手已经有近十人折损在赫连梨若和苏沫手上。

    赫连梨若真的只是武者九段?苏沫也仅仅是只有武师六段吗?

    这是什么妖物,竟然可以凭借两人之力,在修为反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竟然将三十多位武师高手吊打?

    震惊,除了震惊,武尊二段的修士就只觉得恐怖,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是拔凉拔凉的。

    旋即,他的眼中就又布满了杀意,这两个女人,留不得,坚决留不得!

    丹宗此次派人出来猎杀御剑门的高手可是机密,而他们也都是有目标的将人分开后,才会行动,赢得战斗的胜利那是必然,而且丹宗派出来的人修为实力皆是不弱,所以丹宗的袍服他们也没换过。

    没想到竟然在赫连梨若和苏沫这两个小喽啰这里翻了船,那如果让两人将丹宗猎杀他们的事情泄露出去,只怕出了鬼域森林,白金城就要变天了。

    这样的罪责,武尊二段修士可承担不起。

    心思电闪间,身形一跃,心思电闪间,双手虚空一晃,一把水盈盈的长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一位木属性修炼者,木属性修炼者在这种枝繁叶茂之地作战,在借用外界灵力方面具有很大优势。

    他身形如鬼魅,体态飘忽,留在身后的似乎就只有一道残影,显然这位武尊二段的高手除了修为不错、是木属性修炼者之外,还是一位精修身法的修士。

    此人在武尊二段修士中,绝对是拔尖之人。

    他的脸色阴沉晦暗,对着苏沫就一剑刺出,这一剑,无论是从角度、力度还是速度上来讲,都被他拿捏的非常精准。

    本以为苏沫会跳出剩余二十人的战圈,与他全心应战,而他抹杀苏沫也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却不曾想,苏沫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神秘一笑,便完全不理会他的攻击。

    看着苏沫脸上一闪而逝的神秘笑容,武尊二段的修士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毛,那种感觉让他觉得恐慌,他也算是在生死边缘游走过多次的人了,莫名其妙的头皮一紧,他觉得危险,是危险,危险的感觉将他萦绕。

    这种感觉来的非常突兀,让他在关键时刻,竟然没有去追击苏沫,而是猛然转身,长剑对着身后就是大力一劈。

    然后,就见到武尊二段这位修士,双眼惊恐的睁大,脖子上一个血洞囧囧的向外喷着鲜血。

    “你……咕嘟……是……”谁字还卡在咽喉处,他就身体一软彻底绝了气息。

    在他临死前,他只看到了一个神情淡漠,容貌黑黝的俊朗少年,这个少年拿着一把莹绿色的长剑,对着他当头斩下。

    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所有的退路都被封锁,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被固定在了原地,逃不开,动不了,他甚至连半点反抗念头都升不起来。

    这个画面,也成了他死后的最后一个画面。

    陌玉对着严逸竖起大拇指:“严兄,你这手实力护妻手段,兄弟还得跟你多学习一下。”

    “不用。”

    “什么不用,刚才分明是我要动手,被你抢了先,我在我家娘子面前展示的机会可都被你剥夺了,以后定要跟你学习一下手速的。”

    “其实……”严逸说了两个字,停顿了一下。

    陌玉一脸困惑的看着严逸,等待他的下文,这位闷葫芦兄弟,通常这样憋着的时候,准不出好屁。

    突然间,陌玉灵光一闪,对严逸接下来的话完全失去了兴趣,就在严逸一个“你”字脱口而出的同时,陌玉的手掌已经猛然闷在了严逸的嘴上。

    “严兄,好话就留着自己消耗吧,兄弟我可不想听。”他看着严逸一脸邪肆的笑意。

    好吧,两人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都对彼此的事情太熟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以完全猜到对方心里的想法,严逸也表示非常无奈。

    只得把那句“丑”,硬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

    两人闲散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自家的媳妇在和二十位武师高手作战时该有的反应,反而像是在旅游漫步山海一样。

    刚才严逸出手的一幕,也被郎浩中派来帮忙的人看到了,之前严逸和齐涛对战的时候,就赢得了众人的一致认可,现在又只用一招就将一位武尊高段的强者抹杀,让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众人只觉得严逸的实力还根本没发挥出来。

    虽说对方尚有二十多位武师高手,但是赫连梨若的实际修为加上她超强的精神力,让她的战斗力一直都是超乎众人想象。

    有精神力和雾影寻踪在手,赫连梨若游走在而是人之间也是如鱼得水,穿梭间,就带起一招招绚烂的掌影,将那些轻易可以破除掉防御的人,进行抹杀。

    苏沫和赫连梨若的配合亲密无间,再加上,苏沫的修为虽然看起来只有武师六段,可是实际上早就到了武尊级别,想要破除这些武师的防御,就是手到擒来之事。

    凡是与赫连梨若擦肩而过的人,苏沫就知道,这位的防御比较高,是赫连梨若无法一招破防的人,她就一定会去补上一鞭子,结束掉那人的生命。

    三十多人,最终就在赫连梨若和苏沫的完美配合下,轻松加愉快的来了场屠杀,看的众人傻了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