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司礼监》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此,真贤寺也!
    圈地银庄,刻不容缓。

    若非眼下还是太平盛世,贸易繁荣,良臣指不定就把粮票鼓捣出来了。

    规划银庄,盖房子容易,但经营人员却是麻烦。

    良臣寻思银庄的账房、伙计可以从民间招募,稍加培训即可。毕竟,银庄和银行本质是相通的,区别只在于名称的变化而矣。

    但“庄主”却不能随便在民间招募。

    江南银庄未来是要做大做强,往中央银行转变的,认真起来,这庄主将来至少是侍郎级别的官员,是他魏公公心腹中的心腹。

    那么,谁来出任这个侍郎级别的心腹就十分重要了。

    要是看走了眼,选了个不忠心的家伙,裹了公公的款子潜逃,或趁公公不在的时候把银庄给“公有化”,那公公跳海都来不及。

    总之,这个庄主人选十分重要,马虎不得。

    良臣思来想去,手头也没这么一个人材,他自个也忙,日后甚至要长时间不在国内,根本不可能在当镇守公公的同时还当庄主。

    蒋方印若能南下,倒是可以当这个庄主,良臣对这位大庆兄的人品和才能都是认可的。

    “魏福记”因受建州影响,在关外的买卖并没有原先预计的火爆,一个年利润只有几千两的铺子显然不值得蒋方印专门耗在上面,有张国纪一人顶着就行。

    良臣相信蒋方印一定会南下到他这位镇守太监门下碰碰运气的。

    只等蒋方印到来,良臣就要委以重任,但不是当这个江南银庄的庄主。

    良臣希望这位大庆兄能够充当他的萧何,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把两大衙门和特区事务管理的紧紧有条,保证他魏公公领军在外无钱粮方面的后顾之忧。

    如此一来,让蒋方印这个专业幕僚干“庄主”就有点浪费了。

    江南银庄成立之后,是要隶归江南镇守衙门管辖的。

    宫中派来的那几位分守、分备、监枪,目前表现都不错,各项事务都办的有条不紊,分守曹华这些日子来更是呆在建设工地催赶工期,任劳任怨,但良臣却还是不能毫不保留的信任他们。

    因为,这些人的背后,指不定有哪位大珰的影子。有些事情可以让他们办,放权给他们,但有些事情,就不能让他们沾手。

    尤其,是钱的事。

    其实除了蒋方印,良臣手头倒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这人就是阮大铖。

    别看阮大铖是戏剧大家,但他的政治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要知道,他一辈子当官的时间就两年多,但却干了两件大事。

    一是帮助东林党在打倒浙党首辅方从哲的斗争中立下头功,从而名列东林骨干,在二叔所定《东林点将录》中得了“没遮拦”的名号,也是身份最为复杂的东林党人。

    二是帮助马士英稳定了南都朝堂,驱逐了东林党的史可法。

    虽说弘光政权很快因清兵南下倒台,但必须承认若非阮大铖,很可能清兵兵临南都的时候,弘光的朝堂还在上演党争的大戏。

    马士英和阮大铖都努力了,只是时间却没有了。

    只能说,时也命也。

    单此二事,便足以看出阮大铖的脑袋有多么聪明。

    富二代,又是聪明人,打理江南钱庄自不难。

    问题是,阮大铖对他魏公公没有忠心啊。

    良臣看的出来,阮大铖对如今的现状那是相当不满的,虽然这家伙从来没有表现出对他魏公公的不满和敌视,但工作却从来不积极。

    跟算盘珠子一样,不拨不动。

    骨子里,这位富二代压根瞧不起他魏公公这个阉人,若非人在屋檐下,根本跑不掉,这家伙老早就反水了。

    打舟山回来后,公公就没让阮大铖舒服过,指令其专门完善《魏公良臣文集》,这把阮大铖急的直跺脚,熬的也是胡子都快白了。尤其是当这家伙得知学习班的东林师生被放还了大半后,更是又急又虑又忧。

    才能再好,忠心没有,公公断然是不会起用阮大铖的。

    反正自愿留下的东林师生也有二十多人,不多阮大铖一个。

    有关银庄负责人的事,公公在盘算半天没有结果后,索性就先放下了,重点带着郑铎和镇守衙门的人在圈定的钱庄工地上部署安排。

    按公公的部署,江南银庄要建的大气和高贵,特别的上档次,远远一看就要超过江南任何一家银楼,所以工程量注定不小,甚至都能赶上镇守衙门。

    江南分守曹华这些日子在工地上呆久了,也成了个半懂行,在边上和几个工匠算了下,便得出工期至少要半年。

    “若是库房小些,倒是能提前一二月。”

    面对比自己小二十岁的魏公公,曹华很是紧张。他在文书房抄了一辈子书,这是头一回外放且一下就被授予重任,因而矜矜业业,唯恐哪里出了差错。

    魏公公点了点头,但没有采纳曹华缩减存银库房以提前峻工的建议,反而吩咐一定要按他的要求建造内外两库,存银规模要以百万两以上计算,并要设置多重安全护卫体系。

    “这件事由你二人负责,有功,算你二人,有事,也唯你二人是问。”

    魏公公说完之后,看了看时间,已到饭点,也没有回去吃饭,就令在镇守衙门工地吃些。

    曹华忙道:“奴婢这就去安排。”

    “无须安排,你们吃什么,咱就吃什么。”

    公公可不是那种讲究吃喝的人,虽然他骨子还是属于享受派,可享受也不是这个点上。

    当下公公就与左右来到镇守衙门工地,恰民夫工匠开饭,见着一众护卫簇拥一大人物到来,民夫工匠纷纷止住,不知所措。

    公公哈哈一笑,对众人道都去吃饭,莫要管他,表现很是亲民,甚至直接与几个打夯的民夫坐到一起用饭。

    饭食很简单,一道萝卜炖肉,一盆炒咸菜。

    公公不以饭食简陋而难以下咽,大口吞咽,不时与民夫交谈,令得左近观者人人称奇。

    “此,真贤寺也!”

    一白胡匠者由衷敬佩。

    饭后,公公又巡视了一番,方才心满意足离开前往下一处地点——江南制造总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