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正文 第1334章 两个解释
    我好像听清楚了陈少的话,但又不太敢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陈少,你刚才说什么?你打算自己找过去?”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就只能说他自己寻找不愉快,不知死活了。我想我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这种事情,就连我们都不曾见识过,更别提陈少这么一个普通人了。

    “找过去?找过去什么?李英兄弟,你在说些什么啊?”陈少一脸诧异的盯着我,似乎我说出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一般。

    “哦,没什么,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抓紧时间回去吧。”我摇摇头,或许是我真的听错了吧,接着转过身去,朝着郑大师说道,“郑兄,回取的时候还是要劳烦你了。”

    “这都是小事儿,要不我们去跟晓大师打声招呼?”至于开车送我们回去,对郑大师来说也不算什么,基本上也算是顺路吧。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吧,刚才你们不是已经打过招呼了吗?”赵大师有些愕然。

    “那就一块过去吧,正好我也跟晓大师说一声。”娜娜拽了陈少一把,继而顺着郑大师的话说了下去。

    索性,一行人便朝着晓大师的房屋处走去,只是,房门从里面反锁了起来,根本就推不开。

    没有办法,只好隔着房门跟师叔打了声招呼。

    师叔的回答倒是简单,“你们还没走呢?哦,时候不早了,都抓紧时间回去休息吧,早睡早起也是一种修炼,当然,对寻常人来说也是一种养生之道。”

    打过招呼之后,众人便踏上了归途,一件事情解决,反正我是彻底放松了下来,至于外卖小哥的事情,等天亮之后再说吧。

    “李英兄弟,你别忘记了,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坐在车上,陈少忽然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说起解释,李英兄弟,你同样也欠我一个解释。”陈少的话音刚刚落下,郑大师的声音就接踵而来。

    一连两个解释,说的我都有些懵了,“什么解释啊?”

    “郑大师,那就你先说吧。”陈少稍稍犹豫了一下,让郑大师先说。

    “那我就先说了,李英兄弟,刚才在极乐鬼界里面的时候,你好像对我暴吼了几句啊,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额……郑兄,这个还需要解释吗?如果真的需要,那我就跟你道个歉,对不起了。不过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不那样做的话,就不能让鬼红娘放低警惕,更何况,咱们也接触这么多天了,难道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我会为了那个什么虚无缥缈的与天齐寿去做些不该做的事情吗?”

    “那可保不齐,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一旦一个巨大的利益摆在眼前,根本不可能有人会不动心的,如果有,那就只能说明,摆在那人面前的利益还不够,一旦足够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会动心的。”郑大师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郑兄,李英兄弟怎么可能是这样人呢,要真是这样,怕梁先生也不会收他当徒弟了,虽然对梁先生不太熟悉,但有一点我却是听说过,自从他成名以来,几十年没有收过正儿八经的徒弟。

    也就是说,能够让梁先生看上眼的,自然不会是那种轻易就能被利益打动收买之人。”

    赵大师觉得郑大师有些针对我的意思,赶忙帮我说了两句好话。

    “赵兄,你就别多嘴了,我就是想问李英兄弟要个解释罢了。当时我在场,情况的特殊性我也清楚,只是就算李英兄弟要那么做,好歹也知会一声,就算眨巴眨眼眼睛也算事儿啊。结果,当时真的把我气的够呛,以为这小子真的要跟鬼红娘去搞什么寿与天齐。”

    “呵呵,郑兄,认真你就输了,可能你真的是关心则乱,你也不仔细想想,当时晓大师也是在场的,晓大师可是李英兄弟的师叔,连她都没有丝毫的反应,你却那么着急,这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赵大师顿时笑了起来,似乎看到郑大师吃瘪心里非常的舒坦。

    “咳咳……郑兄,当时我也想过要给你使个眼色的,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了。再怎么说,鬼红娘也存在于这个世上数千年了,不得不防啊。

    要真是抡起年龄,那特么就是一个老怪物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也不知道鬼红娘给我的这个丹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用。

    反正它已经被消灭掉了,就算留有什么后手也无济于事了。”

    说话的同时,我猛然想起了之前鬼红娘给我的那枚丹药,说是吃了之后,就能够拥有一种强大的力量。

    我捏着那枚丹药,细细的端详起来,仅仅从外观看来,并看不出什么与众不同,当然,除了上面散发的淡淡腥臭之味。

    “你怎么还拿着这玩意儿?李英兄弟,这可是非同小可,万万不可轻易尝试,依我看,还是丢了吧。”当我拿出那枚丹药的时候,郑大师猛然将车停了下来,随即一脸郑重的冲我说道。

    “呵呵,我也就是说收罢了,就算这玩意儿吃掉吃掉之后,真的能够比我原本的力量大上很多,但我也不敢去尝试,毕竟,这些都只是外力,若纵使借助外力,永远也不能成长起来。

    所以,郑兄你就放心吧。”

    见郑大师一脸严肃的模样,我微微一笑,心中也是颇有些暖意的,之前其实并不怎么明显,但从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郑大师对我还是非常关心的。

    那种关心说起来,就像是师父对我的那种情况,一种长辈关爱晚辈的那种关爱之情。

    “诶,李英兄弟,你拿的这个是什么玩意儿啊?给我瞧瞧。”陈少从后排凑个脑袋过来,顺势从我手中将那枚药丸给抢了过去。

    我只是瞥了他一眼,也没觉得什么,他想看就看吧,等他看完之后,我找个地方把它丢掉好了。

    “咦~~~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去去去,拿一边去,别污染了我这边的空气。”陈少拿在手中刚刚打量起来,就被娜娜在肩头狠狠的推了一把,随即捏着鼻子,满脸的厌恶之色。

    “我说李英兄弟,你是不是从哪弄了点什么屎搓成了这么一个玩意儿?难道是什么驱邪的利器?”陈少观察数秒之后,就重新将那枚丹药递还给了我。

    “卧槽,我特么这么闲吗?还弄点屎过来玩,这可是好东西,是从鬼红娘那里骗来的,据它所说,只要吞掉这个东西之后,就可以得到比我更厉害的力量。”

    “真的假的啊,难不成这个是仙丹?!”陈少顿时双眼一亮。

    “可能吧,不过真要说起来,我觉得用鬼丹来称呼它更加合适一些吧。”我耸耸肩,对于这玩意儿,我还真不好下定论。

    “陈家小子,你刚才不是说要让李英兄弟给你一个解释吗?怎么不问了?”郑大师似乎并不想让大家继续纠结那枚丹药,索性直接转移了话题。

    “对对对,我差点都忘记了,李英兄弟,之前在我奶奶家里的时候,我问你的那些问题,你却什么都不说,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是不是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了?”

    “什么事情?”一时之间,我还真就没有想起来要给陈少什么解释。

    “就是你跟娜娜拜堂成亲的事情。”陈少撇了我一眼,随即才徐徐说道。

    “哦,你说这个事情啊,是这样的,当时你的手上不是戴着一枚戒指嘛,我担心鬼红娘能够通过戒指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所以就什么都不敢跟你说。

    同样也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泄露我的身份。至于跟娜娜拜堂成亲,都是晓大师一手策划好的事情,目的就是将给你们戴上戒指的罪魁祸首下套。

    当时若是你泄露了我的身份,或者我把情况跟你说明了,极有可能就会落入鬼红娘的耳中,从而导致这个计划彻底失败,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吧。”

    “我了个去,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要瞒着我呢,原来就是这个事情啊,真是让人浪费表情啊。”陈少听了我的解释之后,一脸的失望之色。

    “李英,你说让我哥瞒着你的身份,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娜娜忽然来了兴致,捏着鼻子上的手也是下意识的松开了。

    “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呢?”不得不说,这娜娜是不是也有点太大条了呢?这么明显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出来吗?

    “不知道,但觉得你好像很神秘。”娜娜摇了摇头。

    “其实没有什么神秘的,你之前不是好奇为什么给你戴上戒指的那玩意惧怕我吗?可能就是跟我身份有关系吧,当然,它也并非是惧怕我,只是行事太过于小心罢了。

    或许说,它并不想跟我们这种人打交道,也就应了那句话,我走我的阳关道,它走它的独木桥。”

    “哎呀,你说了这么多,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真是急死人了。”娜娜冲我扬了扬拳头,似乎子啊威胁我,再不说我就要拳头伺候了。

    “我是一名茅山弟子,会一些寻常人所不会的本事,也能够看到一些寻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啊?茅山弟子?!”娜娜猛然一惊,随即便兴奋了起来,“天呐,现实社会里面真的有茅山弟子的存在啊,是不是跟林正英那样抓鬼,抓僵尸啊。我很喜欢林正英的,但一直以为就是电视里面的东西,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这居然真的存在,哥,你听到了没有,李英竟然是茅山弟子,跟林正英一样的那种啊。”

    说到后面,娜娜可谓是兴奋的有点语无伦次了,甚至一把抓住陈少的肩头,拼命的摇晃起来。

    “喂喂喂,你说就说,晃我做什么?快放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陈少满脸无奈,不停的晃着脑袋。

    “哈哈,抱歉抱歉,为了表示我的歉意,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请我吃饭好了。”娜娜吐了吐舌头,慌忙松开了抓在陈少肩膀上的手。

    “切,你请我吃还差不多。”陈少撇撇嘴,瞪了娜娜一眼。

    看到这兄妹俩闹腾,突然觉得当时我老爸老妈怎么就没有给我生个妹妹呢?想必这应该是一种非常好的感觉吧。

    趁着这兄妹俩闹腾的空档,我将车窗降下来一条缝隙,顺势将那枚丹药给丢了出去。

    之所以如此,恰好是经过了一条十字路口,在这个地方,车相对还是比较多的,怕是要不了多久,丹药就会被碾压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吧。

    “怎么了李英兄弟?”郑大师见我降下车窗,下意识问了我一句。

    “没事,只是把那枚丹药给丢了。”我随意应了郑大师一句,接着又将车窗摇了起来。

    “喂?好的好的,卧槽,不会这么巧啊,我就在这附近,行行行,咱们待会见。”陈少那边似乎接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郑大师,麻烦您靠边停一下吧,我朋友让我过去玩,刚好就在附近。”挂断电话,陈少立马跟郑大师打了声招呼。

    “在这附近?那好吧。”说完,郑大师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李英兄弟,赵大师,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到我朋友那玩一会,娜娜,你老老实实的回去吧,跟奶奶说一声,今晚上我不回去。”

    跟众人打了招呼之后,陈少就朝着车后大步走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