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的工艺作品有属性》正文 第十九章、老家的老宅子
    “本健身馆健身器材神奇,健身风水绝佳,健身装修材质高级,健身方法独到,健身环境效果突出。”

    “鉴于神奇健身吧的健身疗效惊人,一小时顶其他健身馆十小时的健身,所以,从即日起,每位会员每天在神奇健身吧的健身时间不得超出一个小时。”

    “……嗯,就这样的通告贴出去就好了。”

    卢毅进去后,是和赵丹一起编辑了这份通知。

    眼下,这也是唯一可以补救的办法。

    倘若不强制规定健身时间,赵丹觉得,肯定要出事。

    “这样真的行吗?人家会不会看到只能健身一个小时,都不来咱们健身馆了?”赵丹担忧。

    “赵姐,那我问你,两个小时甩十斤肉,你怕不怕?”

    “每个人来咱们这健身两个甚至三五个小时,当天回去,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了,你说会不会闹出家庭矛盾,严重的,会不会出现社会事故。”

    赵姐摇摇头,又忙点点头,她其实想说,胖子变成瘦子,家里可能还开心呢,关键会捅大篓子的是:一个妇女在这健身数小时,然后变成少女了,那要完蛋。

    “好吧,听你的。”

    “这次赵姐你真得听我的,还有,今天来,我是恭喜你开业大吉的。”

    “谢谢你啊。不过我要压压惊,这健身馆有毒,我得明天再开馆。”

    “也好。”卢毅抓头,看了看自己装修的健身馆,还是那句,此地不宜久留,他道:“好了,那我走了,我想回老家待几天,很久没回去了,看看我爸妈去。”

    “嗯。”

    “健身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告辞了。”

    卢毅的老家在海城市sc县的山木村,石城乃是海城下辖的四县之一,因海城南北傍山,其下辖四县有两县为山区,石城就是其中之一。

    在老家山木村周围,有相连的七座山峰,山峦叠嶂,高耸入云,因为山峰急俏,山路斗转,一般的山里人根本不会选择出山,老一代人更是不知道山外边的世界。

    因为山木村木材生长旺盛,村民大多从事的都是木材种植,木雕,家具制作等。

    而外销的事情一般都交给村委会负责,村里联系外边的商家,由商家直接开车(一段路还要小推车拉货出来)来这里运载。

    当然,也因为是木材之乡,这里也产生了不少名不见经传的“老艺术家”,他们一生与木材打交道,雕刻手艺炉火纯青,卢毅在这里,耳濡目染,自然受益匪浅。

    回村的路九曲回肠,从城里需坐车先到sc县城,再从县城坐回镇子的车子。

    因为卢毅的老家石城山木村仅有一条两米二的小路通往镇子,最瘦处才一米四的窄路可以通过,那里只能小三轮车走,还没有通大车,所以到了镇子之后,还要走二十分钟的山路才能到自己家。

    卢毅小的时候,就想过以后发达了,一定要给村里修一条通往镇子的路。

    如今,他慢慢开始有钱了,卢毅于是敢想,有一天,说不定真承揽这个项目。

    到时候给这条路来个安全无忧的属性,真的爽歪歪。

    回县城的车上还算一路平坦,因为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卢毅干脆睡了一觉,等到转到镇子的车上,热闹的说话声再也叫卢毅无法入睡。

    正在主讲的是一位挎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四十上下,大腹便便,脸蛋圆鼓鼓,白胖胖的,头发梳了个大背头,整个脑袋油光十足,手腕上的卡地亚名表在日光下生辉,摇曳的光线晃得人头晕。

    去山木村的车上,人流复杂,原因很少有车进村,一是外地人来镇子,对山路不熟悉容易出事故,二来这穷乡僻壤的,不一定开车好过来。

    男子主讲,当然有听讲的,此时坐在其四周的上到六十老太,下到十五六少年就是他的听众们。

    “我跟你们说啊,城里人根本就不穿你们这样的衣服,你看看,这小姑娘一个个的,胳膊都没露出来!大腿都不知道在哪里,屁股更是看不到!”

    中年男子指着两个小女孩说。

    小女孩笑着,操着一口地道的家乡话:“那城里穿什么呢?”

    “哈哈,城里的姑娘那都穿无袖真丝衣,知道什么是无袖真丝衣吗?就是没有袖子的,那白嫩嫩的小胳膊就露出来,那真丝呢,就是你穿在身上,半透明的,可以丝丝缕缕,朦朦胧胧看到你的肉…”

    “还能看到肉,那不羞死!”

    看着小女孩害羞,中年男人故意盯上那妹子的大圆屁股,不怀好意道:“羞什么,人家下半身穿的我还没跟你说呢?”

    “那城里下边都穿什么衣裳?”

    “到屁股下边的小短裙、还有小热裤什么的。”

    “到屁股下边的短裙,哎呀,那怎么穿啊?”

    中年男人邪恶的一笑,专门对着那两个低着头红着脸蛋的小姑娘教育:“怎么不能穿,你们愿意试试吗?等我忙完了,带你们去城里,给你们一人买两件。保准你们穿上好看,嘿嘿…”

    这中年男子真要把两个善良的山妹子骗去城里买衣服,那这两妹子就惨了。

    “好了,停!”

    卢毅再也听不下去了,山里人本身就是以朴实、善良为美,刚才那姑娘只是好奇城里的生活想要知道一下,但这中年男子明显是胡说八道,想把城里一隅的歪风邪气带到山村,污染了山村的恬然空气。

    现在,更是不知廉耻地开始打小女孩们的主意了。

    中年男人扫了一圈这车子,发现这声音是从靠着窗边的西头一个位置出来的,瞥了一眼这男孩,便看了个小葱拌豆腐明明白白。

    男人好斗的本性即被激发出来。

    “哟哟,这位小弟看来对我说的话不是很赞同啊,不过我可要说明白了,我所在的那可是海城,大城市,跟一般的小县城可不一样。”

    “别以为你去过了石城的小县城,在那待了几年就全然了解了城里人的生活,就把自己当城里人了。”

    卢毅不忿地从座位上腾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大哥。我也是在海城,你说的大城市。”

    “哈哈。”

    车上一通哄笑。

    中年男子脸色骤然一变,“别笑了,别笑了,不准笑。严肃一点!”

    男子慢慢走近卢毅,打量起来,此刻眼神中自然充满着敌意。

    “你也是在海城?”

    “是啊,看不出来吧,海城光明小区,哪栋还用告诉你不?”

    卢毅仰着头,车里又是一阵低笑。

    “不准笑,怎么你们笑点这么低!”

    再次冷峻的看上卢毅,男子扬了扬眉,特喵的,他今天本想吃点野味的,这个臭小子不识抬举,那就要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实力。

    “呵,就算你是在海城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我看你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上衣也是杂牌货,你应该是在城里打工吧?没有自己的房子吧?你这也叫城里人,哈哈!不知道你哪里偷来的自信!”

    “我可从来没说我是城里人,我的户口就在农村,可如今城里不一定有农村好!起码农村每天我们都可以吃到无公害的蔬菜,野味,好多城里人还愿意来农村生活呢。”

    “另外,城里人可不你这样,少在这车上胡说八道,城里人也不像是你说的那样,穿那样的衣服,恐怕是你酒吧夜总会去多了,把那里的世界说成城里了吧。”

    “酒吧,夜总会啊,我知道,那地方就是养妓场。就是古时候的青楼啊!”车上一个大叔说。

    “对!你说得对!他说的就是养鸡场。”

    卢毅这一肯定,中年男子的脸顿时拉长了,“你……”

    吃瘪正无语呢,这会,一个男孩慢慢地凑过身,朝着卢毅走来。

    “卢毅,是你啊?还认得我不?”

    听到这声音,中年男子退到了一边,中年男子可是见过这男孩的,他就是自己正在收购山石和木头那个村子里的村民二愣子。

    “哦,你们是一个村子的?二愣子。”

    “是啊,邓老板。这位是卢毅,卢毅,你还认得我吗?”二愣子指了指自己,拉了拉褶皱的衣衫。

    卢毅的确没有什么印象了,眼前的这位更多给到自己的是陌生。他跟二愣子不一样,二愣子只读了小学。

    卢毅小学从这里读了一半就去了镇里,后边又读了初中,高中辍学,这么多年了,二愣子的模样也变化了不少,卢毅真想不起来。

    “我,你不记得了吗?我是山木村二愣子啊,小学时候咱们可是前后桌,我上学经常跑去你家找你,你家那会还住在村西头第二家,我家住在村东头第一家…”

    “等等…”

    听着二愣子在那喋喋不休地说话,中年男子蹙额的一下,接着便像中了六合彩一样的兴奋。

    狡黠的一笑,转而他脸上阴森密布起来,那张脸瞬息转去正对上卢毅,幸灾乐祸模样。

    “他说你家住在山木村村西头第二家,那我敢问你的叔叔是不是叫卢小海?”

    “对啊!关你屁事!”卢毅一惊,卢小海没错就是自己的叔叔,自己还有一个大伯叫卢海,小的时候得病没养活,再有就是自己的爸爸卢大海了。

    不过这人怎么认识自己叔叔?

    “哈哈。那就凑巧关我事了,我前些时间呢正好看上了一套宅子要买下来,好像那就是在村西头第二家,要是你叔叔是叫卢小海的话,应该那就是你家。二愣子又说你家住那,我都要买下你家了,还不关我的事吗?”

    买下我家?

    卢毅有点懂了。

    中年男子所说的是自家的老宅,那是爷爷生前的房子。自己小的时候在那住过,只不过后来,跟着老爸到了现在的房子里。

    如今那房子早已破败不堪,卢毅记得爸爸说过,等赚了钱就把那老宅修补,翻盖一下。

    这房子他要买下,不对啊。

    爷爷在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托,老宅是家业,不能卖掉。

    当时,叔叔和老爸也是拍着胸脯承诺了,这宅子,两人一定不会卖掉。可爷爷去世还没几年,叔叔就打起了老宅的主意。

    这不可能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