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职医圣》正文 第十六章 元凶找到了
    所谓执笔式,就是像执握着钢笔那样执握着手术刀。因执刀者的动作和力量主要靠手指,所以有着用力轻柔,操作灵活而又准确,可以精细地控制刀的动度等特点。这种执刀方式,一般用于短小的切口以及精细手术,比如解刨血管、分离神经,以及现在黄国辉等一下要做的动作:切开腹膜。

    这时候,站在黄国辉对面的一助已经利用这个间隔对切口完成了皮肤手术巾的间断缝合,并用两把布巾钳将手两端固定好。

    见黄国辉停止了对腹膜的观察,准备进行下一步手术,就往后退了一下,将手术野让了出来。

    黄国辉眼睛盯着腹膜,以执笔式握住手术刀,刀刃贴上去轻轻往下一划。就在腹膜上切出一个整齐而又完美的切口。而就在切口被切开的一刹那,黄国辉明显感觉到了有少量的气体从切口处逸出,但是明显不如他预计的多。

    “组织剪。”黄国辉把手术刀丢进托盘,手又伸了出来。

    器械护士连忙把组织剪递到黄国辉手里。

    黄国辉把组织剪伸进腹膜的切口,来回两下,就将腹膜的切口扩大了两倍,然后又接过器械护士递过来的盐水纱敷保护好切口,再用由有齿弯血管钳把腹膜固定在盐水纱布上,最后又用布巾钳固定好盐水纱布的两端。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喊了一声拉钩。

    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助就拿着两把甲状腺拉钩伸进切口,双手一用力,切口就向两边扩大,范磊磊的腹腔就充分地暴露出来。

    张向阳也顾不得黄国辉怎么想,迈步走到手术台前,几乎是跟黄国辉的一助肩并肩,低头观察着腹腔。

    腹腔内只有一层浅浅的草黄色的液体,明显是非脓性,也没看到有什么粪便,闻起来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臭味。

    到这个时候,张向阳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时候虽然还没有对范磊磊的小肠进行检查,但是范磊磊小肠没有广泛性坏死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结论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

    黄国辉明显是想不通。他压下心中的困惑,下达了下一个指令:“吸取渗液!”

    洗手护士就把连接着负压吸引器的一次性吸引管递到二助手里,二助手手持着吸引管,开始吸取腹腔内的积液。很快,腹腔那层草黄色的液体就被吸取一空,负压吸引器上液体瓶刻度上的刻度显示的渗液量为80毫升。

    渗液被吸尽之后,范磊磊的小肠就暴露在黄国辉和张向阳的视野下。很明显的就是,虽然切口处暴露出来的小肠有些膨胀,但是外表却呈现出一种略深的粉红色,跟正常小肠的颜色没有什么区别。

    按照道理来讲,作为黄国辉作为医生,看到这一幕应该为病人感到高兴。可是看一眼手术台对面观片灯箱上夹的x光腹部平片,嘴里不由得困惑地低语了一句,“不应该啊!”

    究竟是怎么原因导致了范磊磊的小肠实际情况跟x光腹部平片读片结果诧异这么大呢?而范磊磊本身也表现出了呕吐腹胀不排便的典型的肠梗阻特征啊!

    黄国辉把手伸进切口勾住范磊磊的一段小肠,手指轻轻用力,于是范磊磊的这段肠管就被提出切口。黄国辉用手探查过这段肠管没有问题后,又继续地把下一段肠管提出切口进行探查,当他探查了将近五十厘米长度的时候,终于发现腹腔内一段肠管有一部分不是略深的粉红色,而是呈现出灰暗的颜色,长度大约在一厘米到两厘米之间。

    就是这里了,黄国辉不由得精神一震,就准备把这段小肠拉出来检查。当他手指伸进切口,碰到这部分小肠的时候,立刻察觉到不对。很明显的,有一个两头尖锐的物体就卡在这部分变色的小肠中间。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黄国辉小心翼翼地把这段小肠从切口处轻柔地提了出来,借助着明亮的灯光,他终于辨认出了这个两头尖锐的物体是什么东西了。

    原来这是一枚两头异常尖锐的枣核!它的两个尖头分别刺穿了范磊磊小肠的肠壁,就那样横亘在范磊磊的小肠内,把肠道的两端堵死。

    张向阳看着卡在肠道中间的枣核也不由得哑然失笑。真没有想到,困惑了他跟黄国辉这两大外科高手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这枚一枚小小的枣核。

    如果这枚枣核完全把肠道给刺破,那么肯定有大量的气体粪便进入腹腔,随之就是腹部组织黏连发炎,进而引起急性腹膜炎,小肠广泛性坏死等后果。

    但是范磊磊这个孩子幸运的就是,枣核的两端刺破肠壁的两侧之后,枣核的两头又刚好把肠壁两侧的孔给堵着了,除了刚刺破时有一些肠道气体通过空隙逃逸进腹腔者外,后面的食物残渣和粪便还没有来得及进入腹腔,肠壁上的孔就被枣核给堵上了。

    因此,在进行x光检查的时候,才会出现肠管膨胀扩张,腹部积气膨胀等典型的小肠广泛性坏死的特征。而实际上,由于小肠里食物残渣、粪便等内容物没有来得及进入腹腔,所以范磊磊的腹腔并没有发炎病变,只是因为肠道被枣核给堵死了,出现了肠道梗阻的症状。

    当然,范磊磊的幸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不是那个叫任江驰的大学生及时发现了范磊磊的肠梗阻,随着时间的拖延,范磊磊这段被枣核刺破堵塞的小肠必然会坏死,进行发展成急性腹膜炎和小肠广泛性坏死。

    黄国辉此时显然也想明白了里面的蹊跷,他苦笑着连连摇头,说道:“张主任,你说我在儿外的手术台上也有十七八年的经验了,怎么也想不到会被一个小小的枣核弄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啊!”

    用大跟头来形容他这次失误绝对不会是夸张。如果不是任江驰站出来跟他们唱对台戏,并说服田桂芬同意剖腹探查手术,那么范磊磊这孩子的性命就搭在这里了。

    “黄主任,你也别太自责了!我从事外科手术都四十多年了,今天不是照样做了误诊吗?”张向阳劝慰道,“这也提醒我们以后千万不要太自负,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啊!”

    “是不能太自负了!”黄国辉点了点头,眉头紧皱,“不过我还是感觉有些邪门。我们x光机都弄不清楚的问题,那个叫任江驰的大学生真的能够号脉号出来吗?他前面号出范磊磊有肠梗阻也就算了,但是接下来又号出范磊磊只是单纯的肠梗阻,小肠坏死不会超过两厘米,这也太邪乎了吧?什么时候,中医的诊断水平先进到这样的地步啊?”

    “是啊,我也同样想不通,真的是太邪门了!”张向阳连连摇头,作为有名的中医黑,他更是无法理解这样的结果。

    “好了,不说这个了,准备进行下一步手术!”黄国辉回过头对护士说道:“你到外面通知一下范磊磊的家属,说经过剖腹探查,范磊磊只是由异物引起肠梗阻和单纯性肠穿孔,我们下一步要清楚异物,并进行一个简单的小肠修补手术。”
为您推荐